环京房东图鉴

环京房东图鉴

你以为燕郊有30万人过着双城生活,每天在路上花费5个小时,他们用辛苦如蝼蚁、勤奋如工蜂的生活为这个城市垫底,比住在北京城八区出租房里的你更加艰辛,未来还会有上百万人奔波在固安、大厂、廊坊、武清、霸州等地。但实际上,这幅图景可能是有人在“欺骗”你。

隔壁挤公交的职业装美女在家乡有两套房,大街上土里土气的老太太在环京城市有六套房,那个说着北京房价太贵了的饭店小领班可能是环京房东里最有耐心的狩猎者,而那个你在大兴碰见的出租车司机正向往着香河,因为在北京才真正没有生活。

不是所有人都在一河之隔的环京线外哭泣,环京房东远比你想到的要迷幻多彩。

环京房东图鉴

在一个环京购房群内,早上8点多群主喊了一句“认真工作,认真生活,认真买房”,接下来陆续上线打开微信的成员们会跟着喊出这句话。口号的多少代表着成员对于群主的认可度和一个买房群的活跃度。

这种有点传销风格的画面背后,并不是很多人产生第一印象的骗钱行为,这群人中不乏有钱人。一位在张家口某项目交了定金的女士说:环京一套房子的首付只是她一次买马的价格。

在一些「买房爱好者」的逻辑中,P2P老板跑过路;创业公司老板给你许诺了股票,但公司却倒在上市路上;实业工厂经历过倒闭潮;连感情都会出问题,可开发商留下烂摊子的概率可能是所有行业中最低的。

所以,环京并不是一个单一脸谱,环京即人间,有狂热,有后悔,有隐忍,有惬意,有苦逼,有暗自得意。

陈阿姨看上去不起眼,但却是环京房东中最稳准狠的一批,他们这群起伏了大半辈子的人,没那些三十岁青年人的焦虑和纠结,她相信自己,相信「房子才是硬通货」。

在多数人还没有「环京楼市圈」概念的时候,陈阿姨就跟着各大网站的看房团杀入了燕郊。环京楼市最疯狂的那段时间,陈阿姨手里握着六套房产,燕郊东方夏威夷、大厂孔雀城,香河富力新城、固安孔雀城都留下了她「一掷千金」的背影。

陈阿姨并非单纯的有钱,而是折腾出来的有钱。这位国企资深会计出身的环京房东,充分利用了公司使用资金的手段,一手押房一手还贷,一手刷着信用卡,一手腾挪现金流搞出了六套房子的房本。

如果不是「廊九条」,陈阿姨将会复刻另一次房产投资神话,在她的老年人投资买房圈中进入「名人堂」。她几千块入手的房子单价飙升到三万块的时候,身后会跟着十几个人,她买哪儿,他们就买哪儿。「廊九条」一出,把后边的人清了个鸡犬不留。

这就是现实,牛逼的人都会有一众小弟,但树一倒猢狲即散。陈阿姨低价割舍了两套房,回笼资金来支持其他四套房的周转,这也算是为政策做点贡献。

不过,陈阿姨目标清晰,“现在风险比较大,弃车保帅才是正理,等市场情况好了我再回来。”

环京楼市初期的看房团支撑了半个市场,那时的市场已经没有温州人一次买下一层楼的豪气,但他们也可以组团买走一个片区,在万丈灯火的北京隔壁留下一圈“只见楼起不见行人”。

房地产的世界从来不中立客观。有一批人认为,房地产掏空了中国经济,开发商都是骗子,买房就是吃亏上当;另一批人认为,社会是复杂的,房地产是单纯的,要想富,先首付。随着房价的上涨,前一批人越来越少,后一批人越来越多,不过进场门槛也步步高升,市场波动越来越大。

在波动中,也有坚守者。溜的人走得轻快或狼狈,坚守的人可能则需要更大勇气。

2014年,单芳花了26万,全款买下了一套香河55平方米的开间,“北京买不了,那环京总能买吧。”

单芳是「曲线救国」的逻辑,她在2005年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土地,从那时起就立下了要在北京买一套房的目标。奈何家穷无力,得完全靠自己。单芳从服务员做起,一路升到小领班,再到店长,后来自己也开了一家小门脸。单芳一直有一张只进不出的银行卡,那是她制定买房目标之后专门跑到中国银行开的,为了存首付。

眼看着「首付」卡里的钱越来越多,在梦想和现实两条直线快要相交的时候,「京八条」出台了。由于社保问题,单芳被成功狙击在北京楼市之外。随后的房价,已经脱离了很多人的现实想象,单芳转而进入离北京最近的地方。

当时跟她一起入局环京的还有几个朋友。经历了环京房价的暴涨和大跌,身边的朋友有的在「牛市」成功转手,迈进北京;有的像单芳一样,被栓在了北京之外的一步之遥。没有梦想就像没了灵魂,但有时候梦想又会把我们栓在一块石头上,然后丢到生活之海。

香河的这套房子,直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当年交房的毛坯状态。但她最后悔的不是没有在高点把房子出手,而是没有把户口迁到香河,“现在开发商在北三县拿地都得通过通州审批了。要是当时落户了,未来北三县划入北京之后,我就能有北京户口了!”

单芳现在的决定是「守在香河城里」。

楼市最大的魅力是:它现实又梦幻,在深圳你能见到身家千万的人淋雨排队,在北京你能见到蠢蠢欲动中一届之隔的博弈,北京向外修了更多的高速路,也建了更多的无形高墙,一切只为彰显它的不同。

2016年愚人节,「廊九条」的出台吹响了环京限购的第一声号角。曾经错失过北京楼市投资良机的韩丽意识到,留给她杀入环京市场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当时就已经在外企做主管的女强人,买起房来也豪情地像个女战士,冒着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每天穿梭在北京周边的各个「战场」。高铁规划路线图、土地招标文本、项目宣传手册一应俱全,仔细比对,挨个考察。终于在2016年底,韩丽抢到了距离京哈高速香河出口仅一公里的富力新城。

付完30多万首付后的韩丽,先是庆幸,之后又陷入无尽的担心。

庆幸的是自己下手及时,如果再晚几个月她肯定会被社保门槛拦在香河楼市的门外。但不幸的是,政策比大家预想的都要猛。

2017年3月21日,廊坊再出限购政策,在非本地户籍限购一套住房的基础上,将首付比例从30%一下子提高到50%,哪怕是网签已提交审批中的客户,也全部要按新政执行。

购房手续还在办的韩丽,这次没能从中幸免。这是韩丽第一次开口向亲朋好友借钱,赶忙拼凑了20万的首付款交了过去。就是因为这次补交,开发商以「涉及地税政策问题」为由,迟迟没能开出首付款发票。

韩丽只能等。等了一年多,她还是没能拿到富力新城累计50多万首付款的发票。

韩丽等待的两年,正好也是环京房价大涨大跌的两年。眼见起伏,却不能自己把控命运。房价暴涨的时候,韩丽动过转手退出的心思,可没有房本等一系列证明的她,连能押给中介的首付款收据都没有,没有操作空间。

“其实就算有收据,我也不敢押给那些十八线小中介。万一他们卷款跑路了,我不就钱房两失了?之后打官司就得打几年,风险太大了。”一步之差,有钱人也会觉得命运的刀把子在别人手上。

“有消息说今年底就能交房。房本到手后我就卖掉它,还不如找个二三线的宜居城市投资,退休了还能过去养老。”这套房子的经历就像很多人的人生,先是期盼、挂念伴随着热情,而后是庆幸,最后又被漫长的无奈消磨殆尽。

有人羡慕北京,也有人羡慕北京之外的世界。看到别人的房子就跟看到别人的媳妇一样,好看。

杨叔开着他的现代牌出租车,白天穿梭在鳞次栉比的北京城,晚上回到大兴榆垡镇的平房里吃一口从地里摘下来软糯的西红柿,“我从没吃过外面卖的菜,都是自家种的”。

“好多乘客听完都一个劲儿地羡慕,他们自己在北京过得没我幸福。”杨叔是擅长跟乘客聊天的那种司机师傅,车行一路,不像是载客生意,更像是一场信息交换。他跟乘客说他的平房农村生活,坐在副驾驶的都市小白领们告诉杨叔他们的梦想和疲惫。

从杨叔的小平房过去几公里,就是那个不属于北京又无限接近北京的环京区域。见过「两岸」的不同生活,杨叔反而觉得河对岸更有吸引力。“廊坊比北京更适合生活,这两年各种商场、医院、学校发展的都很不错,到了晚上也都灯火通明的,很热闹。”有消息说他的小平房很快就要拆迁,他想用拆迁款去廊坊买个三层小楼,一定要带院子的那种。

这可能也算另一种「逃离北上广」。

没有入局,你很难理解坐上过山车的人的心情。后「廊九条」时代的环京市场,见证过每平方米三万块的狂热,也经历过连续几个月暴跌的寒冷。以燕郊为例,2018年前5个月,燕郊二手房挂牌均价基本保持在2.2万/平方米左右,实际参考均价也维持在1.9-2万/平方米之间。

李嘉伟曾经是跑在环京市场最前线上的厮杀者,也经历过「手无寸铁」的焦虑期。2015年,李嘉伟买下了燕郊的一套小两居,每平米还不到一万块。接下来的大涨,让他充满了乐观情绪。

“刚拿下房本的时候出手其实也能赚不少,但我总觉得还能涨。”结果从2017年到现在,燕郊二手房价格一跌再跌。

环京房东图鉴

难得拼杀来的环京房,虽然没能赶上「牛市」,可李嘉伟还是想把它卖个好价钱。要么降价退出,要么耐心等待——这又是一次艰难的选择。没有选择的羡慕有选择的,没有房子的羡慕有了房子的,有了房子的羡慕有更多房子的,有更多房子的羡慕在高点套现的——反正没有谁会满足。

数百年之前的老北京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和外城的人过着两个世界的生活。从外地来的人,即使是地方官员,也要先在外城停一停,然后才能真正进京。但实际上,这座城一直有人进进出出,城里城外都一样的喧嚣不停。

现实总是和梦想有差距,有的人是一步之遥,有的人却被高墙阻隔。

作者简介

我是许千慧,关注房地产新鲜事,欢迎加微信Angela_yanwu交流,请备注公司+姓名+事由,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